兄妹情深!照顧「無法醒來的妹妹」8年吃睡都在病房 「1年回家半個月」妻子鬧離婚也不讓步

他耗費8年心力,只盼妹妹能醒來!

什麼叫兄妹情深?

55歲的李啟俊用行動給出了答案。

妹妹李玉玲8年前突然發病無法醒來

Advertisements

李啟俊以醫院為家照顧了她整整8年

由於妹妹已經完全喪失行動能力,李啟俊只能日夜陪護著,每天從換尿布、餵藥、擦臉等開始,然後餵飯、按摩,每個動作都十分嫻熟,如同照顧剛出生的小孩般細心。

Advertisements

8年下來,他甚至練就了一手比護工還專業的照顧不良於行患者的護理本領,在照顧完妹妹之餘,為其他患者端屎端尿,以此補貼家用。妻子對於他「不顧家」的做法非常反對,要和他鬧離婚。但他不願放棄妹妹。

「我就這麼一個妹妹,父母都不在了,我不管他,誰管他?」李啟俊紅著眼圈說。他說,妹妹這幾年病情有所好轉,這是他最欣慰的地方,哪怕他人不理解,他也認為自己做了自己該做的事情。

55歲的李啟俊頭額頭上已經爬滿瞭如波浪般的皺紋,和記者聊天的整個過程他都眉頭緊鎖。

上午7時,在深圳一家醫院神經外科的病房內,李啟俊揉了揉惺忪的眼睛,開始為妹妹李玉玲洗臉。躺在病床上的李玉玲面部僵硬,沒什麼表情,只是偶爾眼睛能轉動一下。

他每天陪躺在病床的妹妹說話兩小時

Advertisements

幾乎每過一段時間,有醫生來查房時,李玉玲都會問上一句,「我妹妹還能醒來嗎?」,但多數情況下得到的答覆都是:「醒來的可能性不大」。

但李啟俊不想放棄這最後的希望。「我經常看到媒體上有報導,說沉睡了幾十年的都能醒來呢,我相信我妹妹也有醒來的那一天。」

洗完臉,李啟俊開始餵妹妹吃藥,每次吃藥,大大小小的藥片不下10片。李啟俊像哄小孩子一樣,朝著妹妹微笑著說,「吃藥啦,早點吃完藥,你才能下床走路。」

醫生告訴他,李玉玲現在處於無法醒來的狀態,對於外界的言語、聲音等刺激,做出的都是生理性的反應,並不是有意識的對他的話做出回應。即便將來恢復,智力可能也就等同四歲孩子。

但李啟俊不這麼看。他覺得,妹妹雖然無法醒來,但卻依然聽得懂他說什麼,因為他每次和妹妹說話,妹妹都會做出回應。「有時她還會對著我笑呢。」

Advertisements

李啟俊每天都堅持和妹妹聊天兩小時,只要有空,他就一邊捏著妹妹的手,替她做按摩,一邊和她聊天。聊天內容很多是小時候的故事,用的是陝西方言講的。

翻身拍背對於李啟俊來說是一個艱鉅的任務。他的身板比較瘦弱,要把50公斤重的妹妹翻過身來,保持一個穩定的姿勢,李啟俊需要先在床邊放一個枕頭,讓妹妹靠在上面,然後一隻手扶著她,一隻手在她的背上輕拍。十多分鐘過去了,這個彆扭的姿勢讓李啟俊渾身大汗淋漓。

李啟俊說,幫妹妹拍背,李啟俊也經歷了一個適應過程。他是一個有潔癖的人,但為妹妹拍背是每天例行的工作,一開始他也覺得有些不習慣。

「但我一想,這是我妹妹,我不照顧她誰來照顧她。「李啟俊說,在深圳請一個護工,一天要300元,一個月就是9000元。」自從專門照顧妹妹後,他已經沒有了收入來源,根本請不起護工。

Advertisements

吃睡在病房8年

李啟俊告訴記者, 妹妹李玉玲出生於1967年,1993年大學一畢業就來深闖蕩,在龍華一家日資企業乾了整整18年。她工作很拚命,早在十多年前,就在深圳西麗購了房。

Advertisements

到妹妹病發時,她是企業的一位部門經理。但因為妹妹平時忙於工作,一直沒有來得及談戀愛,到了40多歲了仍未婚。但巨大的工作壓力讓妹妹的身體受到很大損傷,李啟俊不止一次接到妹妹電話,說在深圳打拚壓力很大,每天工作十多個小時,加班到晚上10點。

2011年8月11日,正在吃飯的李玉玲突然發病,昏倒在餐廳中。同事們趕緊將她送往醫院急救,李玉林卻一直處於昏迷狀態。當晚,正在西安的李啟俊接到妹妹單位電話,趕緊乘飛機趕往深圳,當他趕到深圳時,已經是第二天凌晨1點了。

此為示意圖,來源:網路


到達病房時,醫生告訴他,李玉玲的手術已經做完了,手術很成功。術後,李玉玲的病情時好時壞,到了2011年9月5日,李玉玲的腦部再度出現問題,醫生再度為她進行手術。這一次,李玉玲沒能清醒過來。

Advertisements

為了照顧李玉玲,李啟俊的父母相繼從西安來到深圳。一年多時間裡,原本應該安享晚年的二老每日奔波在醫院與家中。因為見到女兒長期不醒,李啟俊的父親李德華悲傷過度,心力憔悴了,2012年9月,因突然發病被送到北大深圳醫院救治。

平日里,相隔千里的父女倆想見上一面都難,但父女倆雙雙住進了病房,他們竟然在病房內相聚了。李啟俊看著病房內兩位病號,心裡不是滋味。他搬來一張折疊床,在病房內安家,從早到晚,照顧兩個重病號。

李德華退休前是高級工程師,2012年11月9日,李德華的病情急轉直下,李啟俊按照父親的願望為父親辦理了捐贈登記手續,並在父親離開後將身軀捐獻給他人。

父親離開了,但照顧妹妹兒的任務還得繼續。妹妹的病房成了他的家,他吃在病房,睡在病房,每天唯一的消遣就是在餵完妹妹吃飯和吃藥後看一會兒電視。

「8年了,可能唯一開心的事情就是妹妹有時會對我僵硬的笑幾下。在他的照料下,妹妹8年來身體狀況一直平穩,沒有出現病情反覆,也沒有皮膚不適。對於自己的付出,李啟俊無怨無悔。

自學成才成了專業護工

李玉玲今年52歲了,但在李啟俊眼裡,她永遠是那個長不大的妹妹。李啟俊說,妹妹是家中最小的,從小他就跟妹妹關係好,有好吃的都會給她留一份。妹妹也很孝順,參加工作後第一個月就把工資寄給了家中父母,還經常給李啟俊的兒子買衣服。

李玉玲在入院之前一直是家中的頂樑柱,早在1993年,她每個月就有5000元工資,妹妹入院一年時間,就已花費了70萬元,而隨後趕來照顧女兒的父親也發病,不到兩個月也已花費了六七萬,用光了家裡的全部積蓄,他只能四處借錢。

那段時間,他飽嚐人情冷暖。所有能藉錢的親戚朋友都借了,一些平日裡關係不錯的朋友,這時卻躲了起來,很多人一看他的電話就拒接。好在妹妹的醫療費大部分可以報銷,唯一遺憾的是,李玉玲的病沒能被認定為工傷。

如今,每個月數千元的醫療對李啟俊是一個不小的負擔,家中依然背負著十多萬元的搶救妹妹的治療費用。李啟俊除了要在病房照顧妹妹外,兒子還在西安上高中,也需要他來接濟。

他的一日三餐都很簡單,基本上都是饅頭、鹹菜、白粥。他節衣縮食,有時煮一鍋稀飯,就著榨菜,他可以吃一整天。但是,對妹妹的飲食,她卻從不怠慢,她向醫院的護士們請教如何搭配才營養均衡。李啟俊對妹妹的精心呵護就連病房裡的護士們都十分感動。

「本來照顧病號就不是男人的特長,他能不嫌髒,不嫌累,堅持8年,真的是太不容易了。」病房裡的一位護士說起李啟俊也贊不絕口。

但李啟俊卻苦笑著說:「我也不想堅強,但我不堅強誰來替我擋風雨?」說完這句話,眼淚在他的眼眶中打轉。

2018年年底,李啟俊的母親也因為心力憔悴而離開了。「肯定跟我妹妹的事情有關,老人家為這事不知道哭了多少回,眼睛都快哭瞎了。」李啟俊說,母親生前還經常把退休金拿出來補貼他的生活,母親離開後,他肩上的擔子更重了。而照顧妹妹這8年,他跟醫院裡的護工們學習,逐漸成長為一名專業級的護工。

「怎麼插管,怎麼護理重症病人,怎麼幫病人,這些對我來說都不是問題。」為了能吸引到更多服務對象,他的護理價格也比別人低一些,別人300元一天,他有時240元一天他也做。

「不過,我在為患者做護理時我會明確告訴患者家屬,我有一個醒不過來的妹妹需要照顧,我每天的三餐時間需要回去一小時為她餵飯。」李啟俊說,因為這一點,很多患者家屬不願意找他。

妻子和他鬧離婚他也不願放棄妹妹

不過,也有好心人得知李啟俊照顧醒不過來妹妹8年後,被他的毅力和這種親情所感動,當家中有病人需要護理時,特地找到他讓他來照顧。

李啟俊說,對護工來說,最難護理的是重症病人。因為有些重症病人脾氣古怪,心情鬱悶,經常會刁難護工,甚至對護工動手。有些病人出問題,這樣的護理工作又髒又累,時間久了難免心情煩悶。

但李啟俊對這些早就習慣了,只要能為妹妹掙到醫藥費,再多的苦他都願意吃。「在醫院,很多別人不願意護理的重症病人,都是我來護理的。」李啟俊說。

李啟俊在家中排行老二,按說照顧妹妹的責任也不應該他一個人承擔,但家中的哥哥和弟弟各有各的困難,李啟俊只好把這事扛在肩上。他不覺得自己憨,也不覺得自己吃了虧,他說,這是當哥哥的應該做的。

一心撲在醒不過來妹妹身上,李啟俊對自己的家庭難免疏於照顧。他的兒子在西安上初中、高中,一年中,他陪妻子和兒子的時間不到半個月。

妻子對他的做法也頗有怨言,不止一次提出要和他離婚。這讓李啟俊好生為難:一邊是自己的妻子和兒子,一邊是臥病在床的妹妹。不過,即便妻子和他鬧離婚,他也不願意放棄自己的妹妹。

但馬上兒子就要上大學了,對他來說,兒子將來上大學的學費、生活費都是新的支出。家中的妻子因為生病,已經賦閒在家很多年了。

李啟俊一邊給妹妹捏腿一邊跟妹妹說話,「小妹你快醒來啊。你看你又不給發發工資、發紅包,你侄子馬上要上學了,你要給他發紅包啊。」病床上的李玉玲似乎聽懂了他說什麼,眨巴了一下眼睛,嘴角僵硬地笑了笑。

「我相信妹妹有一天會醒來的,我一定能喚醒她,我等著她醒來叫我一聲哥哥。」李啟俊是個樂觀的人,他笑著說,他會繼續為妹妹「做苦力」,靜待奇蹟的發生。



參考來源:中國日報網

編輯精選推薦 More +