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7歲母親的醒悟!20年前為護女「扇女婿耳光」 ,20年後「他突拿出30萬」:長輩要學會裝聾作啞

俗話說,「一個女婿半個兒」,但是半個兒,畢竟不是親兒,很多丈母娘在小夫妻發生衝突時,肯定是向著自己女兒的。這是人之常情!

不過,身為老人,如果沒有原則問題,盡量不要插手小夫妻之間的瑣事。

今天這個故事,就是丈母娘插手女兒家事,不過幸好,這個故事有個暖心的結局。希望大家讀了,有所感悟。



Advertisements

自述人:宋阿姨,67歲,務農婦女

我今年67歲,有一兒一女,他們早就結婚了。

20年前我就做了丈母娘,那時我才47歲,女兒22歲,女婿25歲。

女兒的婆家就在鄰村,結婚後,她跟公婆住一起。最初,女兒的生活還算安穩,但沒過兩個月,就出現了婆媳矛盾。

有次,女兒哭著跑了回來,說因為一盤菜跟婆婆吵架了,而女婿也沒有護著她。


我當時年輕,一看女兒受了委屈,立刻火冒三丈,所以當女婿來家裡時,我沖著女婿大發脾氣。「這才結婚兩個月,你們全家就欺負我女兒一個人,你們家真不是東西。」

女婿紅著臉說:「媽,其實沒人欺負她,就是拌番茄她嫌不夠甜,我媽讓她自己看著多放點糖,她就覺得我媽態度不好,其實沒多大事。」

但我聽了他的話,心裡更生氣了,我吼說:「我心疼了二十多年的女兒,不是給你家當牛做馬的!」

Advertisements


看我給她撐腰,女兒也來了勁,當場和女婿又吵起來,女婿也年輕氣盛,他們兩人越吵越烈,甚至還指手畫腳的。

我不知怎麼回事,頭腦一熱,將他們拉開,抬手就扇了女婿一個耳光。

Advertisements

說實話,打完他之後,我自己也有點懵。

我是第一次做丈母娘,我覺得我得做出點強勢的樣子,唯恐他們家以後欺負我女兒。

但是我知道,我這個耳光,其實不該打,因為他沒什麼大錯。


如今20多年過去了,我卻清晰記得女婿被打後的樣子,他滿臉通紅、眉毛緊擰,但他什麼都沒說,轉身就離開了我家。

女兒顯然也被嚇壞,她不敢再吵,也不敢多說什麼,沒一會兒,就自己灰溜溜回婆家了。

所有親戚都指責我,丈夫、兒子、給女兒做媒的媒人,讓我去給女婿道歉。

我明明知道自己錯了,但我是他的長輩,也是被他叫一聲「媽」的人,怎麼能低下聲跟他道歉呢。

所以,我明知自己錯,卻執意沒有去道歉。


接下來的20年,女兒沒有像我想的水深火熱,其實她的公婆都是老實人,只是新婚時,公婆和兒媳也需要磨合,這麼多年過去了,他們一家生活很和睦。

Advertisements

但是女婿卻明顯對我冷淡了很多,不再圍著我喊「媽」,每次來我家、話也非常少,除非必要,他也不會來。

我看著他的樣子,心裡很難過,我想彌補,所以每次他來,我都做滿滿一桌子菜給他吃,家裡有什麼好東西,我都給女兒送去,

每當他們遇到困難,我總是第一時間出現去幫忙。但是,他對我卻始終不肯多說話。


Advertisements

我們的關係,始終不冷不熱,我知道他心裡還怪我,但是,我始終無法開口道歉。

去年年底,我突然被檢查出心臟病,需要做手術。我們是農民,平時幾乎沒有什麼積蓄。那一刻,我們全家都愁壞了。

就在我們一籌莫展時,女婿出現了,他給我兒子一張卡,說:「這裡有30萬,是我攢下的,給老太太治病先用吧。」

說實話,我真的沒想到,在關鍵時刻,女婿會拿積蓄來給我治病。


那刻,我淚如雨下,突然就控制不住了,我哭著說:「我心裡沒有一分鐘好受的時候,是我對不起你,不該打你。」

在病房裡,女婿眼圈也紅了,他說:「都20年了,說這幹啥呢,我那時也年輕不懂事,媽您就好好治病吧!」

他終於再次叫我「媽」了!


20年前,我47歲,剛剛做丈母娘,嫁完女兒心裡有落差,因為是第一次做丈母娘,真的不知道怎麼給陌生人做媽媽。

Advertisements

但幸好這20年,我總是默默的以實際行動在彌補,我知道,那是別人家的孩子,我沒資格打他,但是我願意用20年的時間,溫暖他的心。

而最終,我等到了女婿的原諒,他也等到了我的道歉。


婆婆之於兒媳婦,丈母娘之於女婿,其實都是從天而降的「陌生媽媽」!

如何與兒女們相處,真的是個難題。既要給孩子們溫暖,又要適當保持尊重,所以,做好不容易,做差卻在一瞬間。

說到底,其實將心比心,就是家庭中最好的相處方式了。


編輯精選推薦 More +