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6年沒為自己活過!女星熬命拍戲「一人養全家」終癌逝 走後父母還吸血「利用熱度炒作」助兒進娛樂圈



《歡樂頌》中,蔣欣主演的樊勝美,被父母不斷壓榨「吸血」,引發了無數觀眾的同情。

樊勝美出生在一個重男輕女思想嚴重的家庭,父母認為女孩是賠錢貨,把全部的愛都給了哥哥,並且不斷向她索取壓榨,一家人的生活開銷、連哥哥房子的首付、房貸,也都要她承擔。


Advertisements

現實生活中,有一位娛樂圈的「樊勝美」,她叫徐婷。

只是,徐婷比樊勝美更悲慘,因為她活著,不僅僅是為了自己,而是為了一家八口人。


Advertisements

徐婷被家人「吸血」,最後因為淋巴癌,在醫院離去。

可是,家人直到她死,都沒有鬆開吸血的血盆大口。


01、

1990年,徐婷出生於安徽一個貧困家庭,她的出生,並沒有給家裡人帶來任何快樂。

徐婷排行老三,她上面有兩個姐姐,這是一個極度重男輕女的家庭,所以,她一出生就不被重視。


Advertisements

她的母親在生她之後,又為她生下三個妹妹,一直到第七胎才生下兒子。


在這種家庭里,沒生齣兒子,那就繼續生,6個女兒像是買彩票時試試手氣般生出來,直到第7個孩子是兒子,中了彩。

Advertisements


父母生下男孩後,極盡寵愛,捧在手裡怕摔了,含在嘴裡怕化了。

由於女孩太多,徐婷和其他姐妹在家裡總是扮演傭人和保姆的角色。


Advertisements

徐婷作為家裡的女孩,從小就過得不容易,家裡沒有多餘的錢讓她去學習專業表演,可哪怕沒有上過一天表演課,徐婷依然以安徽省第一名的成績,考上了09級四川傳媒學院表演系。


Advertisements

徐婷明白自己的地位,所以上大學後,自己兼職打零工,沒有再花費家裡的一分錢。

父母發現她能賺錢了以後,還要求她每月給家裡寄錢。


Advertisements

有一天,母親告訴她,父親做茶葉生意失敗了,欠了巨額債務。就這樣,一個女孩子上大學期間,一邊勤工儉學,一邊往家裡寄錢,甚至,父母還要她一個弱女子擔負起弟弟的上學費用。


不知道這是怎樣的父母,不知道這是一種怎樣的力量,竟然促使著一個女孩子,去抗下家裡所有的負債,包括弟弟妹妹的學費,以致於最終讓她走向萬惡的深淵。

02、

就這樣,作為家裡「最爭氣」的女孩子,徐婷背著全家重擔,帶著兜里僅有的300塊錢,決定去北漂。

沒錢沒勢,無親無故,一個20出頭的姑娘,獨自北漂的日子,苦到說不出來。


300元,除了住宿還要吃飯,所以,她只能找了一個條件極差的地下室。吃得不好,住的條件差,還要出去找工作。


剛開始,徐婷連跑龍套的機會都沒有,只能做群眾演員,但哪怕是丫鬟、下人,徐婷都要付出十二分的努力,儘力做到最完美,不怕臟、不怕累、不怕苦,成了她唯一能做的事情。


2010年,名導尤小剛的電視劇《西施秘史》在全國選拔演員,徐婷進了30強,雖然名次不算靠前,卻給她打開了人脈。



2011年,徐婷在「東方小姐選美大賽」中斬獲八強,逐漸被觀眾熟知,因為長相甜美,和趙雅芝有幾分相似,她被稱為「小趙雅芝」。


慢慢的,徐婷開始參演電視劇。2012年,徐婷與楊紫、張一山出演《老爸回家》,她扮演楊紫的閨蜜,從此開始嶄露頭角。


次年,她又搭檔了柳岩、張一山主演電影《小神來了》,和於曉光主演《二叔》,與俞灝明、沈夢辰合作主演《把愛帶回家》。


03、

徐婷慢慢走紅了,賺的錢也越來越多,可是自己卻怎麼都不捨得花,因為全都寄回去給了家人。



但父母對於她的要求也越來越高了,替父還債、給一家八口人打生活費、承擔弟弟妹妹讀書的費用,以及她姐姐妹妹們的婚嫁以及婚禮的費用……這些已經不能滿足父母的要求了。

最後弟弟買房子的重擔,也壓到了徐婷的肩上。


更為氣憤的是,全家人看到徐婷賺錢這麼快,全都不工作了,都指著她打錢養家。

徐婷儼然已經成了家裡的「提款機」。




這個背後的家庭,就像一個無底洞,壓得這個女孩兒喘不過氣來。




為了掙到更多的錢,她不得不馬不停蹄地拍戲,無限制地透支自己的身體。

她一個人背負了整個家庭的重擔,她看到了一家人的需求,唯獨沒有看到自己。



一年365天,她拚命拍戲、上節目,累到筋疲力盡。



無數次熬夜拍戲、累得腰間盤突出,但大冬天仍然泡在冰水裡拍戲。




雖然自己賺錢了,但她連吃一頓肯德基也會心疼不已,看到劇組的人買了一瓶香水,她喜歡卻捨不得買。


04、

在父母的要求下,徐婷真的幫弟弟買了一套大房子,可是就因為這套房子,徐婷患上了癌症。

當時,這一套房子剛剛裝修三個月,一家人就搬了進去。沒想到,因為甲醛超標,一家人都出現了不適的癥狀。



經過檢查,其他人只是噁心嘔吐的輕微癥狀,而徐婷因為經常熬夜拍戲,長時間高負荷工作,免疫力嚴重低下,竟然患上了急性淋巴癌。



她父母曾說,賣房也要給她治。可是結果呢?喊得挺亮,房子卻始終捨不得賣,真是令人寒心。


在父母的建議下,她採取了保守的中醫治療:拔罐、推拿,但這些起不了多大作用,更為嚴重的是,因為皮膚感染和肺部感染,她的身體被折騰的已經潰爛了。




後來,她又選擇了化療,但是由於錯失了最佳的治療時間,化療也不起多大的作用了。


2016年9月,在和癌症抗爭僅僅1年後,在北京醫院去世。


這個善良的女孩,在生命的最後一刻,想到的還是別人,她捐獻了自己的心臟,帶著解脫離開了人世間。

她愛著父母,愛著家人,愛著身邊的陌生人,卻唯獨忘了愛自己!


05、

在生命的最後時期,她終於說出了自己壓抑了已久的心聲。


正常人得知自己生病,應該都是傷心難過害怕。然而,徐婷知道是癌症後,她竟然覺得輕鬆,有一種釋然解脫的味道。



就像她自述里說的那樣:「五年拍了幾十部戲,掙的錢全給家裡了,自己從來不捨得花,在我知道得了癌症後,居然有一絲的輕鬆,我感覺我要解脫了…」


06、

徐婷去世時,被病痛折磨的她,瘦到只剩40公斤,十分可憐。

但她死後,她的父母沒有著急去安葬她,而是在她屍骨未寒的時候,忙著清點財產,最後他們發現,拍了幾十部戲的徐婷,她的銀行卡里只有幾千塊錢。

甚至,在徐婷死後,父母還希望利用徐婷的名義和熱度炒作,讓弟弟也進入娛樂圈。


但,這樣的打算,讓徐婷的無數粉絲和朋友感到氣憤。

在他們的抵制之下,弟弟想要出道的願望落空。

而後,弟弟不得不出去工作,自己還房貸生活,不知這時他是否能體會到姐姐的艱辛?


家和親情,原本應該是世界上最珍貴的東西,女兒去世後,母親痛哭,不知道失去女兒這棵「搖錢樹」之後,她有沒有一絲絲懺悔?


07、

徐婷的悲劇在娛樂圈不是個例,蔡少芬的母親爛賭,蔡少芬早些年一直在替母親還債;


張韶涵的母親曾偷偷捲走張韶涵的財產,還要求女兒支付高額贍養費;


毛曉彤的父親,在她出生後把她扔進垃圾桶,女兒成名後卻索要千萬財產。




好在,她們都戰勝了原生家庭的苦難,重新做回了自己。

就像《安家》中的房似錦,終以自己的方式,擺脫了原生家庭,許給了自己一個美好的未來。


原生家庭,決定了我們的前半生,我們無法選擇,可怕的是逆來順受和自怨自艾,不想辦法改變,最後只能深受毒害無法自拔。

要走出原生家庭之殤,改變自己的後半生,唯有自救,方能解脫。

——END——


編輯精選推薦 More +